诗集精选 首页 > 诗集精选 >

川美诗集

作者:川美发布时间:2016-08-29手机版

  川美诗选
  
  
  川美,网络诗人,在网络民刊上发表多篇诗歌。

wWw.shiJu8.com

  
  一切可触摸的都将逝去
  
  
  一切可触摸的,都将逝去
  为此,我担心每一个手指都是一个魔鬼
  为此,我愿意远远地凝望你的脸孔
  如同凝望远处的冰山,海中的帆影
  夜空里最亮的那颗星星
  如同凝望大草原的那匹白马
  它高昂的头永远朝向地平线
  只把四蹄溅起的草香留给我
  
  直到十指变成尘土,变成轻轻呼吸的风
  
   诗·句·吧

  
  在回忆与回忆之间
  
  
  在寒冷与寒冷之间,阳光总是体恤地照拂
  无数细小的指尖,触摸你面颊上
  苍老的皱纹,无数尘埃占据的日子
  
  在山脉与山脉之间,总有涧水哗哗流淌
  滋润两山的植被,明了两处的心思
  一只小鸟把左岸的书信捎往右岸
  
  那时,你就坐在风化的岩石上,疲惫地
  守着九月寥廓的天空和一株安静的野菊
  在回忆与回忆之间,有风吹过,甜丝丝的
  
  

wWw.shiJu8.com

  
  雏菊花开的时候
  
  
  雏菊花开的时候,我们做了邻居
  我是你的左邻,或你是我的左居,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挨得很近,篱笆挨着篱笆
  后来连篱笆也省略了,果园连着果园
  
  麻雀们站在两家的树梢上唱同一首歌
  蜜蜂们采两家的苹果花酿同一罐蜜
  我们,温暖地望着对方的眼睛
  眼睛里的清泉来自看不见的同一个水系
  
  可是,是什么让你动了搬家的念头
  我回来的时候,你的房门开着
  你的人已离去,去做了别人的邻居?
  
  如今雏菊花又开了,蜜蜂与麻雀已开始忙碌
  我依旧经管我的果园,不时抬头看看你的空房子
  而生活的味道已经改变,麻雀的歌,蜜蜂的蜜
  
   诗·句·吧

  
  花朵与花匠
  
  
  你经过我时,我一定在沉睡,陌生人
  如果你不来,我会一直睡下去
  我的根须和鳞茎,将重新回到泥土
  回到前尘,死与生的秩序
  
  可是,陌生人,你踩疼了我的额头
  那踩疼的部位立刻长出一根藤蔓
  然后是众多藤蔓,将你绊住
  ——每一根藤蔓,都是一只感恩的手
  
  做我的花匠吧,陌生人,为了神的旨意
  我交出我的花朵和整个花园的钥匙
  枝条里的苦,蜜蜂没来得及偷走的糖
  
  而你,只需交出园艺师的灵性和细心
  交出与剪刀一样锋利的果敢
  深入内部。我的花匠,你已不再是陌生人
  
  

诗·句·吧

  
  河边漫步
  
  
  我在长满青草的河边漫步
  河水的腥味与青草的香
  撩得鼻孔痒痒的。我打着喷嚏,笑笑
  笑自己的不经撩拨,旋即又严肃起来
  更远的风景更美,而我不得不就此打住
  当我转身的时候,河水也背过脸去
  
  没带走一根草茎,也没留下一根头发
  返回的路,竟如此沉重,又如此空虚
  
   诗·句·吧

  
  三锭银子
  
  
  跟富人相比,或者跟不怎么富的人
  相比,我知道自己有多么贫穷
  里里外外只剩这三锭银子了
  或者两锭,假如不慎弄丢一锭
  或者立刻成为穷光蛋,假如遭遇打劫
  当然,也极有可能是四锭,最多四锭
  ——倘若我能节俭地省下半锭
  ——上帝又仁慈地赏给我半锭
  而我对这额外的银子已不奢望纯度
  
  全部的盘缠就只有这么多了
  可通往坟墓的路并不笔直、平坦
  我需要花一锭银子生存和赶路
  花半锭银子回忆和思考
  另外半锭分给我的亲人们
  这第三锭银子,统统挥霍在爱情上
  如果可能,最好挥霍一锭半
  (灵魂没有伴侣,那条路该多么孤单)
  倘还有些碎银子,就用来对付疾病和衰老

wWw.shiJu8.com

  那恐怕是一路上最难耐的历程
  为此,我希望我的碎银子越少越好
  总之要精打细算,多余的银子都是尘土
  却也不能一到了那边就成为负债的人
  
   wWw.shiJu8.com

  
  霓虹
  
  
  第一次见到霓虹,我还年幼
  感觉星星离城里人那么近,近得眼晕
  近成可以触摸的理想之花
  
  长大后真的做了城里人
  再看霓虹,就看到华彩里的幻影
  看见音乐在膝下流成河水
  看见旋转的荷花,白瓷的女人,黑陶的男人
  看见浪笑撕开空气象闪电撕开天穹
  看见欲望溢出杯盏
  蛇,从名叫伯艮第的酒里吐出舌头
  
  如今,我老了,多么快
  而霓虹还是霓虹,更亮,更艳,更年轻
  霓虹每日看着我从街上走过,缓慢地
  而我,什么也没看见
  
  

诗句吧,Www.Shiju8.Com

  
  没有什么是我的
  
  
  首先,你不是我的
  
  一棵核桃树是我的吗
  树上的小鸟是我的吗
  还有那美妙的吟唱,随轻风一同消逝了
  ——它们,是我的吗
  
  蝴蝶兰举起满枝蝴蝶
  从窗台那边朝我望过来
  这蝶与兰,是我的吗
  叶片上两只蚂蚁厮打成一团
  那么,她们是蚂蚁的吗
  
  还有我的房子——
  如果我出一趟远门
  我和它的关系不及蜗牛与背上的坚壳
  还有权力,当我握住它时
  我自己就是最听使唤的工具
  
  所以说,没有什么是我的
  你不是,我——也不是
  我看见死亡在远处朝我诡秘地笑了一下
  它暂且允许我在阳光下行走
  偶尔,也在月光下逗留
  
   诗句吧,Www.Shiju8.Com

  
  我承认,我是悲观主义者
  
  
  我承认,我是悲观主义者
  如果你想把我思想中那棵茂盛的大树
  连根拔去,如果你还想
  给我头脑中的土壤来一次改良
  那么,你需要事先改变许多事物
  
  你需要让成熟的苹果牢牢抓住枝干
  即使冬天也不要掉下来
  你需要找回那只我最初认识的麻雀
  让它再给我唱一遍它最初唱给我的歌
  你要让我童年趟过的小河从大地现身
  用它蛇形的身体再次把我纠缠
  
  假如你认为这些事情已足够劳神
  我便收回这全部条件,只要你
  带我重走一遍那条林间小路
  让那小路上曾经的野花重现,依如
  我的青春芳华,我白茉莉的初恋
  
   诗·句·吧

  
  我说,亲爱的
  
  
  我说,亲——爱——的
  说出这三个字就象吐出三粒果核
  它们张开翅膀,嗡嗡地飞进草丛里
  我尝到满满一口汁水——甜
  从舌尖,到天堂
  
  说,亲——爱——的
  这次我把这三个字一粒一粒嚼碎
  咽进肚子里——苦
  从地狱,到舌尖。心却止住了疼
  到哪儿去找这么管用的救心丹!
  
  亲——爱——的!这一次
  眼泪竟忍不住流出来——
  又苦又甜的汁水
  而我,成为一粒真实的果核
  被月光吐到凉夜里
  
   诗句吧,Www.Shiju8.Com

热点排行
  • 古马诗集

    古马诗选 回答 蛙声 像是春天连衣裙上的碎花 花开花落即衣裙委地 而你无视...

  • 昌耀诗集

    昌耀诗选 昌耀(1936- 那些酷爱酒瓶的人。 那些围着篝火群舞的, 那些卵育了...

  • 飞沙诗集

    飞沙诗选 飞沙(1963),本名董正勇,浙江金华人。著有诗集《无酒的醉歌》...

  • 陈梦家诗集

    陈梦家诗选 陈梦家(1911-1966),出版的诗集有《梦家诗集》(1931)、《铁马...

  • 陈先发诗集

    陈先发诗选 陈先发(1967-)男,安徽人。著有诗集《春天的死亡之书》。现为...